@      亚锦科技又一笔“神秘”借款无法按时收回了,借款方与鼎晖关系匪浅

当前位置: 贵阳市她尺营业部 > 新闻资讯 > 亚锦科技又一笔“神秘”借款无法按时收回了,借款方与鼎晖关系匪浅

亚锦科技又一笔“神秘”借款无法按时收回了,借款方与鼎晖关系匪浅

记者 | 胡颖君

亚锦科技又有一笔神秘借款无法按时收回了。界面新闻记者此前报道了亚锦科技的资金挪用迷局,继3.57亿元借款“消失”后,亚锦科技今年又出借了一笔充满争议的资金。

12月30日上午九点,宁波凯洲皇冠假日酒店18楼,亚锦科技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在此召开,主要内容是审议关于对外借款延期的议案。

“我今天在线上参与了投票,不过最终结果肯定是大股东焦树阁同意延期。”一位小股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需要延期的这笔借款债务人是一家名为“杭州智鹤丹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鹤丹谷”)的公司。

8月27日,亚锦科技首次披露,2020年4月20日、 2020年5月27日、2020年6月11日和2020年6月14日,公司累计向智鹤丹谷合计提供人民币 1.3 亿元借款用于补充其流动资金,借款年利率为 4.56%,借款期限截至2020年12月31日。

然而,上述公告发布仅仅一天后,督导主办券商中泰证券便火速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直接“打脸”亚锦科技。

中泰证券表示,公司在上述借款发生前未依据治理规则的要求,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此外,智鹤丹谷资产负债率超过70%,偿债能力存疑,如果该对外借款无法收回,将对公司经营方面产生不利影响。

除了提及信披违规、借款方偿债能力存疑外,中泰证券还“怒揭”亚锦科技老底。

中泰证券表示,此前公司因未提前履行审议程序,即向包头北方智德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提供3.57亿元的借款,已经被宁波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今年公司依然不能规范履行内部控制制度,在未履行审议程序的情况下,将款项借予偿债能力存疑的公司。主办券商将持续关注该笔借款事项,积极履行督导职责,督导公司提高治理水平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遭主办券商狠批后,9月22日,亚锦科技又收到全国股转中心的问询函,针对智鹤丹谷对外借款,要求其说明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的原因等。

亚锦科技回复称,对智鹤丹谷进行财务资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高闲置资金使用效率,并强调与债务人智鹤丹谷不存在关联关系。

“提高闲置资金使用效率”的理由是否可信?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期,亚锦科技短期借款余额为2.1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余额为7.9亿元,其中7.8亿元为亚锦科技应付渤海信托的借款本金。2019年末至今,亚锦科技已归还渤海信托借款的1.8亿元本金和利息,尚有6亿元未归还,且年利率高达12%。而公司对智鹤丹谷的借款利率仅为4.56%。

华南某上市公司内部审计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企业的资金使用要衡量收益和成本,如果借款成本高,有钱肯定会先还借款。企业自身的资金成本高达12%,却愿意以4.56的低利率借款给非关联方,很明显是有问题的。如果借款方主营业务跟公司没有交集,那也要看它是不是真的有前景,否则就是明显的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最新进展看,中泰证券的风险提示甚有必要。智鹤丹谷于9月30日前归还本金7000万元,但剩余6000万无法及时归还。亚锦科技拟与智鹤丹谷签订《借款协议补充协议二》,约定智鹤丹谷于2020年12月31日前结清2020年度利息,剩余本金6000万延期至2021年6月30日归还,延长还款期内年利率上调至9.3%。

资金流吃紧的亚锦科技为何会对一家偿债能力存疑的公司如此慷慨?

天眼查APP显示,智鹤丹谷为外国法人独资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50万美元,法人代表衷兴华,公司参保人数仅1人。

亚锦科技曾表示,智鹤丹谷为一家药品研发企业,主要业务为开发研制原研药,并表示对其借款主要基于对该公司前景的看好。但界面新闻记者未能查到该公司的任何公开信息。

尽管亚锦科技在公告中强调与智鹤丹谷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双方实控人却曾在普利制药(300630.SZ)交集匪浅。

公开资料显示,衷兴华于2012年10月便开始担任海南普利制药监事会主席,2019年9月,衷兴华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

而普利制药为鼎晖被投企业,2017年于深交所上市。2015年至今,鼎晖投资总裁JIAO SHUGE(焦树阁)在普利制药任董事会董事。

天眼查APP显示,衷兴华曾任上海瑞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康投资”)股东兼法人代表,参股日期为2011年, 2020年7月,衷兴华卸任瑞康投资法人并从股东名单中退出。

股权穿透后,瑞康投资实控人为尚心投资,而尚心投资曾联合鼎晖参与2011年普利制药A轮融资、2012年B轮融资。

此次6000万元剩余借款能否如期返还?背后是否涉及利益输送?界面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