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不发新基?掌管着2.3万亿资金的基金大佬们各有抉择

当前位置: 贵阳市她尺营业部 > 最新资讯 > 发不发新基?掌管着2.3万亿资金的基金大佬们各有抉择

发不发新基?掌管着2.3万亿资金的基金大佬们各有抉择

记者 杜萌

2020年即将结束,对基金业来说,今年是史无前例的大年。截至12月31日,全年共成立新基金1403只,新增规模3.13万亿。其中,股票型基金为224只,份额为3631亿份,混合型基金为667只,份额为16395亿份。

在体量实现历史性跨越背后,“炒股不如买基金”、“买基金就是买优秀的基金经理”等观点逐步被大众接受。

正在成为流量担当的基金经理们,在面对是否愿意发新基金这个问题时,是如何回答的?

截至12月30日,市面上掌管权益类基金(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1579位基金经理中,在管基金总规模500亿元以上的基金经理共计16位。而这16位基金经理中,有四位是从业超过十年的老将,分别是华夏基金张弘弢、华安基金许之彦、鹏华基金王宗合、华泰柏瑞柳军。

表:截至12月30日,在管基金总规模达500亿以上的基金经理(标黄为今年未发权益类基金) 来源:wind 界面新闻研究部

其中,以951.66亿元规模位居榜首的华夏基金张弘弢、国泰基金艾小军、华夏基金赵宗庭和徐猛、华安基金许之彦、华泰柏瑞柳军、南方基金罗文杰、易方达余海燕等8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均以指数型基金、宽基ETF和细分行业ETF居多。

张弘弢今年新发基金仅有两只,并且都是和同事一起担任基金经理:分别是51.23亿的科创板50ETF(和荣膺共同担任)、7.17亿的中证500指数增强(和孙蒙一起担任)。

主打权益基金的王宗合今年新发基金总规模最大,达到了508.88亿元,占在管基金的比例高达91.81%。

也有多位老将选择了克制。国泰基金的艾小军、华夏基金的徐猛、南方基金的罗文杰、景顺长城的刘彦春、易方达基金的余海燕,均没有新基金发售。

表:截至12月31日,在管基金总规模达400亿以上的基金经理(标黄为今年未发权益类基金) 来源:wind 界面新闻研究部

在总规模400-500亿元的这个梯队中,越来越多80后基金经理的名字出现了。和500亿+梯队的老将不同,他们在今年火热的行情中选择了大展身手。

其中,易方达基金成曦、嘉实基金陈正宪、何如、华夏基金李俊、招商基金侯昊等5位基金经理,所任职的基金均以被动指数型基金、细分行业ETF居多。

易方达的陈皓今年新发基金达389.67亿元。易方达的萧楠、汇添富的劳杰男、杨瑨、中欧的周应波、鹏华的梁浩,今年新发基金均超过了200亿元。其中,劳杰男、周应波还分别担任了自己公司的创新未来基金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兴证全球的老将董承非和谢治宇,今年并没有新基金发售。

表:截至12月30日,在管基金总规模达300亿以上的基金经理(标黄为今年未发权益类基金) 来源:wind 界面新闻研究部

在规模300-400亿这个阵营中,更多任职年限在5年之下的新人崭露头角。

其中,汇添富基金徐一恒、博时基金赵云阳、易方达刘树荣、华夏基金荣膺等4位基金经理,所任职的基金均以被动指数型基金、行业ETF居多。而易方达基金纪玲云所管6只基金中,债券基金达到4只。

今年新发基金规模占比超过90%的,就有南方基金的王博、华安基金饶晓鹏、汇添富基金徐一恒。这四位均是现任公司的“新手”。例如,王博在南方基金担任基金经理仅1.14年,徐一恒在汇添富基金担任基金经理仅1.33年。

新人基金经理今年之所以规模大爆发,则是被其他老将选中,担任第二基金经理。以王博为例,今年新发的两只基金:29.67亿元的南方科创板3年定开、321.15亿元的南方成长先锋,均是和茅炜一起担任。

基金经理的吸金效应也正在越来越分化。Wind数据显示,在管基金规模在50-200亿区间的基金经理,则多达327位;规模在10亿-50亿区间的基金经理,则有550位。

不同年龄段、不同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在回答是否发新基这个问题上,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理由是什么?

“其实基金经理是否发新基金,很大程度上不是由他自己决定的。公司对基金产品的研发要求、销售渠道的要求、基民的认可和选择、基金经理自身的定力,甚至还有市场客观环境,都是重要的因素。”上海一家刚过千亿规模的中小型公募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对于我们中小型公募来说,肯定是想着在市场火热时新发基金,努力把在管资金规模推上一个新台阶。”该人士表示,之前六七月份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在争抢着提交材料,推举业绩最好的经理,申请批文,生怕错过了这波行情。结果等到批文到手了,市场又冷了下来,但如果不发的话,批文就作废了,对公司资源和品牌形象都是非常大的损耗,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请拟任的基金经理出面路演。

“这两年是权益类基金的大年,周围的同行都在发新基金,我们自然也要发。公司里业绩最好的基金经理自然是流量担当,不仅仅公司内部的产品经理会首选他们,就连销售渠道也会指名要人。”上海一家老牌公募品牌部人士表示。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在多数公募基金内部,存在着产品经理这样一个职位。产品经理要对某几只基金的产品设计、基金经理人选、销售渠道、推广发行等环节,进行全链路的负责。

“我们选择哪位基金经理拟任时,主要是考量他的过往业绩、擅长领域。销售渠道的要求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会和主要的销售渠道多次开会讨论。”上述基金公司一位产品经理表示,在“新发靠银行”的背景下,银行渠道对于选择哪位基金经理更有话语权。

“现在银行的基金推荐体系已经系统化,不是由柜台的理财经理一个人说了算的。系统会对所有在售基金有个打分,分数越高的基金,理财经理应该首先着重推荐;而分数较低的基金,则会被隐藏不显示。”深圳某头部公募公司销售部人士表示。而基金经理是否咖位够大,也是权重要素之一,最终影响了基金的分数。

“当然,你也可以指名道姓就要买某一只基金,我们不会说不。但是总体来看,我们都会推荐排在前面、优先级最高的基金。”某股份制银行柜台理财经理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除了公司内部的要求、销售渠道的选择外,基金经理自身的定力也是是否发新基的重要主观因素。

作为基民熟知的兴全合润基金经理谢治宇,在近期的直播中,他曾表示,兴全基金整体风格是相对稳定而又可持续的风格,不追求短期收益和排名。在谈到自己的投资风格时,他表示,主动投资要做出差异化,但均衡配置要和基金规模综合起来看,当基金规模大了之后,可能不如之前那么灵活。

而在被蚂蚁战配基金选中之前,中欧基金周应波也曾在半年报中表示:在基金管理过程中,会有种种其他因素的干扰,例如市场估值的宽幅波动、短期风格的极致化、自身定力的不足、相对排名的压力等等。他希望将长期选股这件事情做得更加坚定一些。

至今成立已经超过15年、规模达241亿的富国天惠基金经理朱少醒,今年也选择了不发新基。“对于投资者的信任,公募基金的使命也很简单,就是努力把投资业绩做好。 把所有的精力聚焦在行业和上市公司的研究上,不去试图预测短期的市场趋势。” 富国基金总经理陈戈表示。

“除了努力把自己的产品收益率做得更高之外,针对部分对回撤或者波动比较敏感的持有人,我们推出了一些偏绝对收益、回撤比较小的产品,最终诉求都是能够给持有人持续创造价值。” 朱少醒表示。

更多知名的基金经理已经成为公司的流量担当。自担纲起鹏华创新未来后,王宗合已经成为“国民基金经理”,也是鹏华基金的门户担当。鹏华基金今年共发行新基金1360.34亿份,903亿份来自偏股混合型基金,其中508.9亿份来自王宗合旗下产品。

表:截至12月31日,今年新发基金份额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  来源:wind  界面新闻研究部

相比于“功成名就”的大咖而言,新入行的基金经理则更加迫切需要新发基金的机会。

“公司现在单只基金规模大,加上市场上对明星基金经理的追逐,所以没有单只产品可以直接为新人提供机会,这其实对新人非常不友好。所以只能是让基金经理老带新,言传身教,或是让新人管理专户。”某头部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居民财富搬家的进程加快,作为专业财富管理的机构投资者,公募行业正在迎来第二春。2020年,注定是一个新征程的起点。